吐木新闻网
首页 教育 体育 健康养生 军事 科技 文化 社会 汽车 财经 娱乐 旅游 综合 时事 国际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专访|杜江:扮演的是英雄,也是平凡生活中的普通人
专访|杜江:扮演的是英雄,也是平凡生活中的普通人

发布时间:2019-11-08 20:54:09

在三部国庆大片中,演员杜江“刷”了两张脸。他是《中国船长》中英雄船员的第二任船长,也是《我的祖国和我》中英俊的升旗者。

从“红海行动”到“火英雄”、“中国队长”和“我和我的祖国”,今天的“硬汉”杜江已经取得了稳步的进步。在制作这些主题电影时,杜江并没有少受些苦。“红海行动”自告奋勇,拍摄了战争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在午夜会有一个叫醒电话。拍摄《消防英雄》时,在北京水滴落成冰的时候,“冰和火是同一片天空的两面”,完成专业消防员的所有专业操作。

电影《中国队长》是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机组人员成功处理特殊情况的真实事件改编的。在飞行任务中,机组人员遇到了极其罕见的驾驶舱挡风玻璃爆裂和驾驶舱在10,000米高空释放压力的危险。无论生死,他们果断地做出了回应,确保了机上所有机组人员的生命安全,创造了世界民航史上的奇迹。其中,由杜江扮演的董亮船长逆风从机舱返回驾驶舱,以确保乘客的安全。他尽最大努力关闭驾驶舱门,并及时挽救了机上217人的生命,这可以说是挽救事故的关键人物。

与《红海行动》和《火英雄》的宏大场景不同,《中国队长》的活动空间基本局限于船舱,这阻碍了演员的表演。一旦一个人变得安静和移动,改变主意真的不容易。如何仅凭想象展现机舱内的关键气氛,对杜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为了在拍摄《我和我的祖国》时成为一名合格的升旗者,杜江要求原型人物朱滔一个接一个地训练他,从一个普通人训练成一名礼仪兵,下巴的弧度不要有任何偏差。

当《中国队长》找到杜江时,他正在拍摄《火英雄》。荣誉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当时,《火英雄》(Fire Hero)仍在紧张拍摄中,因为大多是夜景,拍摄通常在下午完成,工作在第二天凌晨完成。但是对杜江来说,工作还没有结束。他必须抓紧时间学习飞行技能。这样,晚上拍摄,白天学习,晚上拍摄,白天学习...如此往复,在特殊训练结束时,他能够像真正的机长一样独立控制飞机在模拟器上的起飞和降落。

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杜江也从未想过放弃。作为一名演员,可以真正驾驶飞机,练习消防技能,体验各行各业的伟大和困难,这对杜江来说是一次宝贵的人生经历。电影结束时,杜江非常深刻地感觉到,整个拍摄经历似乎把他置于当时真正的紧急状态,所有的演员,包括乘客和一群演员,似乎都真的陷入了命运之中。

扮演了这么多英雄之后,杜江越来越明白“英雄”从来都不是脸书的标签,更愿意把他们当成有真实感情的普通人。从平凡中,做非凡的事情,这种温暖的吸引力是杜江最感人的地方,也让观众为之哭泣。

在采访中,记者开玩笑说,杜江总是扮演“自我虐待”的场景。我们应该考虑在一些轻松的场景中休息一下吗?他立即表示,他将返回北京,请导演林超贤谈论“红海行动2”。

“中国队长”

扮演“船长”的后遗症是“在飞机上睡得更香”

澎湃新闻:这一次角色有原型人物。塑造角色的经历会有所不同吗?

杜江:非常有帮助。彭亮(董亮的原型)最早为人所知。在电影开始拍摄之前,机组人员安排我们去四川航空公司进行培训。他带着我们所有的演员为8633航班的早上做准备,一起吃早餐,然后一起飞,向我们介绍了整个工作过程。后来,当我们去学习飞行理论和实践时,彭亮先生手拉手地指导我们。彭亮是一个非常健谈幽默的大男孩。事实上,他只比我大一岁。他是四川航空公司非常年轻的机长,也是一名丙级教师。这已经是队长中最高级别的老师了。事实上,我以前也读过很多关于他的采访和个人采访,试图从尽可能多的方面了解他的个性特征,因为我们不想说扮演英雄已经成为脸书,或者从主观想象出发,我们或多或少应该向观众展示他真正的个性。这次拍摄让我和他在某个空间融为一体。我认为这是一个美好的命运。我也很珍惜对我们优秀英雄船员和彭亮船长的认可。

事实上,在拍摄过程中,我有时有点不愿意问他当时事故的一些细节,因为我害怕问太多细节,让他回想起当时的记忆,给他带来一些不好的经历。然而,彭亮非常体谅我们的工作,他甚至没有问我就非常详细地告诉了我当时飞机的状况和他内心的一些反应。事实上,通过和他聊天,有时我能感觉到他仍然关心当时的情况。

澎湃新闻:驾驶飞机是什么感觉?

杜江:我相信每个男孩都渴望蓝天和自由。就我个人而言,我仍然记得我在高中的时候,似乎也有一些人来学校招募飞行员。无论是空军还是航空学校,对身体的要求都非常严格,身上没有近视或疤痕。每个人都钦佩被招募的学生。事实上,我个人渴望飞行员的工作。因为我的工作,这次我有机会学习如何驾驶空客a320系列。我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因为不仅机会难得,主要是在拍摄过程中,我坐在驾驶舱里,我必须了解整个飞机的基本情况。后来,我们所有的三个主要演员都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在模拟器上手动起飞和降落,但这还远远不够。

澎湃新闻:电影结束后,你在微博上说你的眼睛因泪水而发红。你当时为什么感到如此悲伤?

杜江:因为我认为这真的是一段难忘的记忆和旅程。去年5月14日,由于一场事故,128人的生命永远在一起。由于英勇船员的努力,他们救了自己和119名乘客的命。

最让我感动的是,四川航空公司的九名机组人员每年5月14日都会再次相聚庆祝他们的生日。今年5月14日,我非常感动地看到他们一起送出一圈朋友,烤一个一岁的生日蛋糕。当时整个拍摄过程似乎真的处于紧急状态。不管我们中有多少人出演这部电影,或者有多少人扮演乘客,每个人似乎都被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从那以后,生活似乎变了。因此,当电影结束时,我特别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和这一英雄壮举的艰难。

汹涌的新闻:与红海行动和火英雄相比,这次拍摄容易一点吗?

杜江:不,这个角色实际上更难演,因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表演的手段会变得非常有限,而且有专业特点的约束。你必须说出船长应该说什么,与此同时,这个故事实际上只需要半个多小时。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我们几乎没有额外的线条和动作。如何通过详细的表演向观众展示这个关键时刻的紧张气氛?这对我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特别是,我刚刚拍完《火英雄》。场景非常大,情感非常强烈,有很多方法可以利用它。然而,我觉得纯粹通过想象和对机舱的投资来表达这些细节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澎湃新闻:你在之前的采访中有没有说过,当你拍完《红海行动》回来的时候,会有压力反应,演员会有很多工作航班。这部电影拍摄和飞行后有什么“后遗症”吗?

杜江:我不这么认为。彻底了解民航系统后,你会发现它是一个拥有众多后勤人员的非常科学的系统。每位飞行员都经过了最严格的选拔和培训。他们真的值得信任。我没有飞行恐惧症。自从拍完《中国队长》后,我在飞机上睡得更香了。基本上,飞机起飞前我已经睡着了,只有在着陆后我才会醒来。

“我和我的祖国”

祖国的伟大时刻也是一个民族的记忆。

澎湃新闻:在我和我的祖国的《回归中国》中,升旗者朱滔的角色也是扮演一个真实的人。你如何理解这个角色?

杜江:因为我个人非常喜欢观看阅兵,我总觉得我们的中国仪仗队绝对是世界上第一个。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我感到惊喜和巨大的压力。当时,我要求立即安排培训,工作人员为我找到了朱滔老师。他亲自带我去一对一的训练。很快会有一部关于我在网上训练的纪录片,你也可以看到我是如何通过训练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名礼仪士兵的。我们拍摄时,朱滔先生给了我们很多指导。他会问我们每个小细节,从下巴的角度到踢腿的高度等等。我拍得越多,就越觉得三个武装部队仪仗队不容易。整整一年的训练显示了当时的国家威望。

澎湃新闻:在这种场合举旗是什么感觉?

杜江:要求是国歌一响,国旗就要以统一的速度升起,中间不要停顿。与此同时,国歌一结束,国旗就必须升到最高处,一秒钟也过不去。在那里拍摄时,我真的觉得自己是朱滔。全世界都看着我,压力会很大。我觉得我肩负着国家的荣誉和使命,必须做好我的工作,确保安全。

汹涌澎湃的新闻:有没有可能在现实中不看国旗升起的地方就练习?

杜江:是的,但是我必须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我认为这与朱滔先生的标准相去甚远。他单独练习升旗5000次,为香港回归升旗仪式做准备。因此,不管旗杆是什么或者有多高,他都能在国歌结束时到达。我只能在戏里钉道具旗杆。

澎湃新闻:你这次参与的两部电影都是国庆献礼电影,都是正面的军事角色。你自己有没有感觉到任何情感刺激?

杜江:我认为我们的主题电影离我们每一个人越来越近了。除了展示壮观的场景和历史时刻,他们还展示了当时每个人的状态。例如,《我和我的祖国》是一部电影。我认为它的秘密在于,祖国的伟大时刻也是我自己的伟大时刻,是全体人民的记忆,是每个中国人的骄傲。

这种个人感情、个人荣誉和祖国深深地联系在一起。我认为中国人在世界上行走的骄傲来自于他们祖国的力量,来自于每一个为祖国建设做出巨大努力的普通人。我认为当我扮演这些角色时,这种联系和纽带是最吸引人和最感人的地方。事实上,我不是扮演一个伟大的英雄,而是一个平凡中的平凡人。

红海行动

火英雄

反滥用指数升级,“硬汉”传播积极能量

澎湃新闻:你现在是虐待狂演员了吗?

杜江:我认为我很抗拒虐待。我认为物理挑战仍然是红海行动中最严峻的,但它还没有达到极限。后来,在拍摄《火英雄》时,我每天近距离面对火焰,在北京最冷的冬天拍摄。有人会认为那不是很好吗?火会很暖和。事实上,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扮演消防员,必须不断喷水。我们的身体又湿又冷。水一直从我们的袖子里流下来。这是一个水滴入冰的季节,但是我们的脸会变得干燥而痛苦。一拍是通宵,持续了三个月。当我到达“中国队长”时,我感到非常舒服。虽然强风真的很痛,但这些都是帮助我们表演的方法。演员很难完全凭借自己的技能来表演这种状态。

澎湃新闻:你的家人会建议你不要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吗?

杜江:不错,事实上每个人都是职业演员,他们都明白我在做什么。事实上,目前制作团队中的每个人都非常专业,不会随便把演员置于不安全的境地。他们都以最安全的方式拍摄最危险的场景。虽然其中肯定有一些颠簸,但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

澎湃新闻:我已经演这种“硬核”剧两年了。你认为它对我的个性或我看待世界的方式有影响吗?

杜江:我认为这肯定会有影响。演员就是这样一份工作。他扮演的角色或多或少会给自己留下一些色彩。我可以扮演很多积极的角色,事实上,无论是工作还是个人生活,我都有很大的好处。我们从小就看一些传统的爱国电影,这种爱国情怀深深印在每一代80后的心中。现在我发现许多英雄实际上生活在我们身边。无论是我们英雄团队的彭亮还是升旗者朱滔,我都愿意在生活中尊敬他们。

举个小例子,国家为彭亮在8633事件中的英勇行为奖励了他200万英镑的奖金。他拿出钱建造了彭亮希望小学,并将他献出生命的爱传递给了那些更需要它的人。它真的打动了我。所以我必须从他们身上学到更多。我认为这也是我扮演这些角色的结果。

澎湃新闻:一个小笑话,从“红海行动”到“火英雄”和“中国船长”,你正在扮演“第二号”。这是巧合吗?

杜江:我认为副队长有队长的特征,但同时他比队长年轻。



推荐阅读
© Copyright 2018-2019 briancee.com 吐木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